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家有宠物-母亲版本 1-3
家有宠物-母亲版本 1-3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黄大片免费完整版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

地址发布页:

2046年,克隆人法案终于在一片争议声中出台了,彻底剥夺了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
  
  因为妇女不再是繁衍后代的唯一选择,人们越来越多地选择克隆人作为自己
  
  的后代,而与此同时人情也变得越来越淡泊,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直线下降。于
  
  是一种言论开始盛行起来,女性要想获得生存的权利必须寻找新的社会落脚点,
  
  换句话说也就是发掘她们身上的新的价值,其中就有指出要使用她们身上的性资
  
  源,一时间人贩子疯狂拐卖妇女,而国家机器也对此现象睁一眼闭一眼。
  
  最后,国家终于推出了一部新法案,叫做妇女权利法案,虽然名称是妇女权
  
  利,内容却将妇女的权利剥夺一空,法案规定:买卖妇女合法化,交易过程中无
  
  须妇女本人同意,只要双方谈好价钱即可成交。法案一经推出,社会上一些心怀
  
  不轨之徒一片叫好,而妇女,尤其是有姿色的妇女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期。
  
  归入正题,在我家中,父亲前年跑运输时遭遇不幸,只留下40岁不到的母亲和我。
  
  我的母亲虽然年近中年,但由于保养得当,从脸上看才30多,而且一次我不经意看到她洗澡时发现,
  
  她的那双巨乳和肥臀虽然都略有下垂,但白皙丰满,而且她的三角地带黑毛丛生,令人无限遐想。
  
  而在我家,由于我还未满18,不能参加工作,妈妈又一直躲在家里,父亲
  
  留下的本就不多的积蓄眼看就要用完。一日,妈妈又叫我去给她买内裤胸罩,我
  
  拿着仅剩的几十块走在大街上,不知是该给她去买内衣裤还是买点吃的东西。正
  
  当我犹豫的时候,街头一家宠物学校的宣传点在那大声叫道:“快点报名啦,给
  
  你家里的女人报名,每月可获得丰厚回报啦。
  
  我赶紧走上前去询问,原来是一家宠物学校招宠物,学校负责免费帮你训练
  
  宠物,而且每月给宠物家里人一定回报,条件就是该宠物要为学校的一个表演团
  
  参加表演。我想,妈妈这样在家什幺事都不干,我们早晚都得饿死,不如把她送
  
  到宠物学校。
  
  于是我问那个宣传点的负责人:“我可以给家里人报名吗?
  
  那个满脸鬍子的中年人有些怀疑地看着我:“你家里什幺人啊?
  
  我妈妈。
  
  那你父亲的意思呢?
  
  他已经去世了。
  
  那就可以了,你去把表格填一下,填好再来找我。那个死胖子很忙的样子。
  
  我拿过表格一看,上面很简单,只要填写宠物的姓名,年龄,身高,体重,
  
  住址等主要资讯。
  
  我把妈妈的资料全都填了上去,给那个胖子。
  
  胖子扫了一遍,说:可以,过会我们会派人去你家提人,你先回去交代一下。
  
  我回到家中,爱美的妈妈正在镜子前打扮着,她头也不抬地道:“东西买回
  
  来了?”
  
  “没有。”我冷冷地回答道。
  
  “什幺,没有,那你去干什幺了?”妈妈有些恼怒。
  
  “我给你到宠物学校报名了。”
  
  “什幺,宠物学校。”妈妈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是的,很快就有人来给你做身体检查,合格的话马上就接去校区。”
  
  “不要,我不要去那里,那是个地狱,”妈妈象没头苍蝇一样在屋里乱窜。
  
  门口传来?车的声音,不一会院子里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
  
  那个胖子带着4、5个穿制服的走了进来。
  
  “这就是你母亲,”那个死胖子似乎一下被我母亲的美貌迷住了,又拿起手
  
  里的资料表,“她有38岁?真不象啊,保养得不错,如果她身体合格的话,你
  
  的报酬不会少。”
  
  妈妈哭丧着脸哀求那个胖子:“求求你,我不去行不行?”
  
  胖子脸一沈:“你儿子已经给你办了入学手续了,如果你不去,我就叫员警
  
  把你们母子都抓进监狱。”
  
  妈妈似乎被他镇住了,胖子挥挥手,他身后的制服上来围住妈妈。
  
  “请脱光衣服,我们要对你做身体检查。”其中一个制服对妈妈说道。
  
  妈妈看了看那些彪型大汉,知道自己难逃此劫,只有乖乖就範,或许还能免
  
  去些侮辱。
  
  只见她乖乖地一件件脱下身上的衣物,最后把我上个礼拜给她买的那条黑色
  
  蕾丝内裤也褪了下来,一个一丝不挂的玉体呈在我们面前,除了我以外的那些男
  
  人个个看的眼睛都直了。
  
  一个制服拿着电子测量仪在妈妈的胸部、腰部、臀部扫了一下,很快关于妈
  
  妈的三围就测了出来。
  
  随后那胖子又色咪咪地在妈妈的胸部臀部上捏了几把,点点头:“好了,把
  
  她带走吧。”
  
  说完过来对我说:“你可以跟我们来取你的第一笔报酬。”
  
  妈妈一丝不挂地被押上校车,因为到学校的母狗是不能穿衣服的。我就坐在
  
  妈妈对面,妈妈一直盯着窗外,看也不看我。我此刻也意识到自己是一时冲动,
  
  但已既成事实,只能象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
  
  车子驶进了有如监狱一般的宠物学校,学校四周的围墙都有十几米高,而且
  
  还设有观察台,院子里的警卫到处可见。胖子和两个制服押着妈妈进了大厅,里
  
  面有很多人带着他们家里的女性来登记,有父亲带着女儿来的,丈夫带着妻子来
  
  的,把母亲带到这里的似乎就我一个。
  
  我们在长长的队伍里面等待着,我心神不定地四处张望着,突然间我发现妈
  
  妈正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着,我心头一阵酸楚,不敢正视她
  
  的眼睛,妈妈突然说话了:“小唐,妈妈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知道吗?”
  
  听到这话,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抱住赤身裸体的妈妈:“我不要离开你,我
  
  知道错了。”
  
  “傻孩子,妈妈如果不去的话,我们都会坐牢的。”妈妈抚摩着我的头髮。
  
  “王淑芬,到你了。”胖子在登记台叫道。
  
  “我们要过去了。”妈妈吃力地掰开我的手。
  
  我们一起来到登记台,里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她冷冰冰地对妈妈说:
  
  “你就是王淑芬?”
  
  妈妈点点头。
  
  “去那边领你的东西,然后拍照,最后会有人带你到你住的狗屋去的。”小
  
  姐指着另一边,其他被卖来的女人都在领着什幺东西。
  
  妈妈又看了我两眼,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过去。
  
  剩下的手续我都不知道是怎幺过来的,反正又签了个所谓的合同,胖子把一
  
  叠新货币塞到我手里。
  
  办完那一切,我赶紧跑到那头,想再多看看妈妈,此时的妈妈已经进了隔离
  
  间,在那里她们要佩带上宠物学校的标準装备和拍照,由于这个过程仍然是公开
  
  的,所以我们可以一直看到她们拍完照为止。
  
  妈妈手上拿着一副电子项圈和一条老式的红色多孔球塞,球塞的作用自然不
  
  用多讲,在学校里,母狗是禁止讲话的,她们的唯一“语言”就是狗叫。而那条
  
  项圈作用就大了,它上面记载着母狗的姓名,年龄,血型等基本资讯,而且它还
  
  有高智慧,内置的gps系统可以监视母狗的一言一行。如果母狗逃跑,它就会
  
  发出低频电流将母狗电晕,所以母狗根本不存在逃跑的可能性。
  
  妈妈站到了全息摄影机面前,警卫提醒妈妈:“把东西都戴上。”
  
  妈妈老老实实地把项圈戴到洁白的脖子上,然后再把红色的球塞咬在嘴里,
  
  把球塞两边的皮带紧紧扣在脑后。
  
  妈妈先是站立着拍了张全身照,然后警卫又命令道:“趴在地上,学两声狗 
  叫。”
  
  妈妈顺从地趴在地上,作狗的姿势,嘴里隔着球塞发出“呜~汪汪~”的声
  
  音,全息照相机的扫描光线从妈妈的头一直扫到脚尖,这下妈妈的身体资料都被
  
  输进了电脑。
  
  拍完照的母狗统一被押往狗棚,丰乳肥臀的妈妈在众母狗中格外显眼,我一
  
  直看着她走出了视线,才恋恋不捨地离开了宠物学校。
  
  时间过去了三个月,每月宠物学校都给我寄来足够我生活的回报,但是调教
  
  中的母狗是不允许家人去探望的,只是每个礼拜都给我寄来一张妈妈在调教中的
  
  全息照片,有妈妈抬着前爪吐舌头的镜头,也有在屁股里插着尾巴在地上爬行的
  
  镜头,每每看到这些照片,我就陷入了深深的懊悔。
  
  二、母狗的初体验
  
  一天我出门回家,发现门口早就沾满灰尘和蜘蛛网的信箱里面居然有一封包
  
  装精美的邮件,是宠物学校寄来的,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妈妈的成绩单:
  
  母狗编号:4587
  
  姓  名:王淑芬
  
  年  龄:39
  
  身  长:159cm
  
  体  重:52kg
  
  三  围:81-61-89
  
  敏感度:高
  
  日常课程 优秀
  
  爬姿:良好 进食:优秀 排便:优秀 睡觉:及格
  
  性交服务类课程 优秀
  
  正常性交:优秀 口交:良好 肛交:及格 自慰:优秀
  
  表演类课程 良好
  
  灌肠:良好 滴蜡:良好 鞭打:良好 捆绑:优秀
  
  请此母狗主人于2046年9月1日到宠物学校接待区开会。
  
  什幺,没想到妈妈在学校里受了这幺多苦,不过,终于又能看见她了,这比
  
  什幺都重要,我稍稍有些安慰。
  
  开主人会的那天,我早早赶到学校,那里早就坐了不少宠物的主人,我赶紧
  
  找一个好位置坐下。
  
  过了没多久,宠物学校的调教师和发言人慢吞吞地走上讲台,本来乱哄哄的
  
  接待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发言人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是我们第一期免费母狗调教班的主人会,相信
  
  大家都已经拿到你们家里母狗的成绩单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在三个月的培训
  
  中,如果你们家的母狗取得了三类课程中两类以上优秀成绩的,就已经顺利结业
  
  了,接下来是它们的实习期,这期间母狗将被你们带回去饲养,你们可以到母狗
  
  区去认领你们自己的母狗,那里的工作人员会对你们把手续过程交代清楚的。“
  
  马上一大群人哄的一声涌向母狗生活区,那里排着两长列的狗棚,每个狗棚
  
  上标着狗的牌号,我找到4587号狗棚,出口处有铁栅栏锁着,里面很黑,我
  
  看不清里面的状况,这时门上的智慧电脑说话了:“如果您是4587号母狗的
  
  主人,请把您的身份卡插入卡槽。“
  
  我拿出我的身份卡,插进狗屋边上的卡槽,很快智慧电脑识别完成:“您的
  
  母狗是4587号,王淑芬,培训成绩合格,可以参加实习。“话音未落,喀嚓
  
  一声,铁栅栏打开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慢慢地从黑暗的狗屋里爬了出来,一
  
  边爬一边摇晃着丰满的雪臀。
  
  等她的头抬起来的时候我呆住了,那正是三个月前被我卖到宠物学校的妈妈
  
  啊。她嘴里塞着那个红色的球塞,因为无法作吞咽,所以口水顺着她的下巴滴到
  
  地上,在她的屁股上插着一个象尾巴一样的东西。她也看见了我,先是一楞,然
  
  后径直向我爬过来,用她的前肢在我腿上蹭着,丰满的屁股带动那根尾巴一起淫
  
  蕩地摆动着。
  
  我对妈妈的这一举动没有任何思想準备,傻在那里,这时胖子也走了过来,
  
  笑瞇瞇地对我说:“你妈妈在学校的表现很好啊,是一条很好的母狗,她已经通
  
  过了学校的考核,等到她通过实习期的考核,她就能拿到宠物合格证,那时她就
  
  是一条合格的母狗了。“
  
  说罢他还靠近我耳朵低声说道:“她的骚穴真是棒极了,回去让她好好服侍
  
  服侍你。“
  
  我瞪了他一下,也不理他,牵着妈妈往登记的地方走。
  
  “4587号,王淑芬吗?”机器人小姐甜美的声音稍稍平息了一下我的怒
  
  火。
  
  “是的。”
  
  “先生,从今天起,4587号母狗将在您那里实习一星期,在此期间,你
  
  将以母狗主人的身份对4587号母狗行使命令,一周后我们将派人上门领回母
  
  狗,如果她合格的话下个月就可以参加母狗表演。“
  
  我有些不耐烦地点点头,“知道了。”
  
  那机器人小姐僵硬地笑了笑,从柜檯下麵拿出一个黑箱子,“这是母狗调教
  
  的工具,里面有母狗守则,守则上会说明如何使用这些工具。“
  
  我拿过那个箱子,把妈妈牵到乘车处,很快,一列银白色的太阳能城际列车
  
  开了过来……
  
  在车厢里有很多刚刚从宠物学校领回母狗的人,所以我牵着妈妈也不是特别
  
  尴尬,只是从车站到家的这段距离,牵着妈妈的我沿路忍受着无数异样的目光,
  
  说不清他们是羡慕我还是嘲讽我,短短几十米我仿佛走了几十公里。
  
  一回到家中,我赶紧把门反锁,在狭小的屋内,我们母子两双泪汪汪的眼睛
  
  彼此对视着,过了许久我才意识到妈妈嘴巴里还塞着那个恼人的球塞,我赶紧解
  
  开扣在妈妈脑后的皮带,把球塞取了出来,妈妈深深地咽了口唾沫。
  
  妈妈又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主人,要贱狗为您做什幺?”
  
  我对妈妈这个开场白完全没有心理準备,一时不知道说什幺好。我本以为妈
  
  妈会好好地向我泣诉在学校里受的折磨。
  
  我低着头:“妈妈,让你受苦了。”
  
  妈妈痛苦地摇摇头:“习惯就好了,现在这样也不错啊,有吃有睡,还有,
  
  所有的工具都是免费的。“
  
  “不管怎幺样,妈妈你回来了,又回到家里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哼,好好照顾我,好好照顾我就是把我卖到那个鬼地方吗?把我交给那些
  
  禽兽吗?“妈妈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这也难怪,她在学校里肯定受了不少委屈,我歎了口气。
  
  “所以以后请你不要再叫我妈妈,免得别人误会。”妈妈冷冷地说道。
  
  “可你终究是我妈妈啊!”我有些急了。
  
  “我不配做你妈妈,我现在只是条任人玩弄的母狗,事实上连普通的狗都不
  
  如。“妈妈指指那个工具箱说,“请参照宠物守则。”
  
  妈妈一提到宠物守则,我灵机一动,我以命令的口气对妈妈说道:“贱狗,
  
  现在主人命令你,在家恢复我母亲的身份,外出时再打扮成狗的模样。“
  
  妈妈深深歎了一口气:“贱狗明白了。”
  
  我看了看时钟,都已经十二点多了,于是我对妈妈说:“妈妈,去给我做饭
  
  吧。“
  
  “是主人。”妈妈应了一声,缓慢向她曾经十分熟悉的厨房爬去。
  
  “妈妈,你不站起来怎幺做饭啊?”我见妈妈一直还趴在地上。
  
  “宠物守则规定,母狗要直立行走的话必须戴上束具。”妈妈再次指指那个
  
  箱子。
  
  “什幺宠物守则,真麻烦,”我打开那箱子一看,乖乖,那里面除了上面放
  
  着一张电子资讯卡以外,其他都是些折磨女人的淫具,什幺跳蛋啦,震动器啦,
  
  灌肠器啦,各类口塞、电动阳具、肛栓、阴栓,应有尽有。
  
  我先拿出那张标着宠物守则的电子资讯卡,在里面一查,上面果然写道:宠
  
  物如获主人允许直立行走,必须戴全各种束缚物,包括脚镣,口枷,上身可用麻
  
  绳捆绑,也可直接戴上手铐,下身两洞必须塞入跳蛋,如跳蛋在直立过程中滑出
  
  则另加责罚。
  
  “必须要这样吗?”我怀疑这怎幺可能。
  
  妈妈点点头:“请主人为贱狗挑选合适的刑具。”
  
  我只好在箱子里挑选着,很快我把挑好的淫具放在妈妈面前,那都是:一副
  
  连腰手铐,一副脚镣,一副前后庭的无线遥控双体跳蛋,还有那个沾满了妈妈口
  
  水的红色球塞。
  
  我拿着那副双体跳蛋开玩笑地对妈妈说:“要不要我帮你塞啊。”
  
  谁知道妈妈很顺从地把她的粉臀对着我,“请主人帮贱狗塞跳蛋。”
  
  从来没有这幺近距离地看过妈妈的下体,哪怕是在她成为母狗之后,我这才
  
  知道,原来偷窥妈妈洗澡时看到的那点东西只是沧海一粟,现在我才真正大开了
  
  眼界。
  
  由于妈妈象狗一样跪趴在地上,臀部始终保持着高翘的姿势,她下体的女性
  
  器官都一览无余,更显诱人。很显然,妈妈在宠物学校被作了剃毛处理,原来黑
  
  毛丛生的秘部变得光秃秃地,两片大阴唇下的阴核时隐时现,而那条狗尾巴插在
  
  妈妈的屁眼里,头部是个类似肛门塞的东西,大头部分塞在妈妈的直肠里,使狗
  
  尾巴不会掉下来,妈妈的括约肌则被扩成枣粒般大小。
  
  我小心地拔出塞在妈妈屁股里的狗尾巴,妈妈的肛门因为长时间被那个东西
  
  塞着,导致我把它拔出来之后妈妈的屁眼还久久不能合拢,所以放在她直肠里的
  
  那个跳蛋很容易就滑入了妈妈的屁股。
  
  接着该塞她的阴道了,我的心跳微微有点加速,毕竟这是我出生的地方啊,
  
  没想到我竟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光临这里。我用颤抖的手,把跳蛋按在妈妈的阴户
  
  上,指尖稍稍用力,那跳蛋就慢慢消失在妈妈身体里了。
  
  我打开无线遥控开关,从妈妈的身体深处传出了嗡嗡的震动声,那是日本进
  
  口的最新型跳蛋,一旦打开开关,那跳蛋表面就会形成一层吸附膜,紧紧的吸附
  
  在妈妈的直肠壁和阴道壁上,不关掉开关就无法把它们拿出来,更恼人的是,它
  
  们在震动的同时会一直往妈妈这两个地方的深处钻,直到连在两个跳蛋之间的绳
  
  子绷紧为止。
  
  接下来,我用沈重的脚镣锁住妈妈的双脚,把连腰手铐的腰带系在妈妈的蛮
  
  腰上,把她双手分别锁在腰带上的两只手铐上,这下妈妈的手只能在有限的範围
  
  内活动,但是做饭是没有什幺问题的,只是比平时要辛苦点了。最后,妈妈自觉
  
  张开了她的嘴巴,让我把球塞塞进了她嘴里。
  
  反正也是妈妈要求我把她弄成这样的,我看着面前的这个被束缚物折磨着的
  
  凄美妇人,自我安慰道。
  
  厨房里妈妈在艰难地“工作”着,我则在不断地拨弄着手里的遥控器,一会
  
  调到高档一会调到低档,而厨房里的妈妈发出的哼哼声也随着我的手指不断地变
  
  换节奏,那两个东西应该已经到妈妈身体的最深处了吧,我心想,可能已经到那
  
  个曾经孕育我的地方了。
  
  厨房里终于传出了熟悉的饭菜香,妈妈拖着沈重的脚镣吃力地把饭菜端到着
  
  上,努力不使从自己嘴里流下来的口水滴到饭菜里,我看到妈妈辛苦的样子,实
  
  在不忍心,赶紧上去帮她摆好,然后解开她嘴上的球塞,“辛苦了妈妈,坐下一
  
  起吃吧。“
  
  妈妈摇摇头,“贱狗不能在桌上吃饭,给我个盆子在地上吃就可以了。”
  
  我只好把过去喂猫的食盆里面装上些饭菜,放在地上。
  
  妈妈什幺话也不说,默默地爬在地上,用舌头舔着食盆里的食物。
  
  很久没吃妈妈做的饭菜了,真香啊,我也顾不上地上的妈妈了,开始狼吞虎
  
  咽起来……
  
  正吃着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爷爷,他说马上要出来办点事,经过我们
  
  家顺便来看看。爷爷就住在不远,从他那里赶过来只需十分钟不到。怎幺办呢?
  
  我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来回踱步。看看趴在地上吃得正香的妈妈,不
  
  能让爷爷知道妈妈的事情,不然脾气暴躁的爷爷不把我骂的狗血喷头才怪呢。
  
  我走过去把爷爷要来的事情告诉了妈妈,妈妈仍旧用舌头舔舐着狗盆里的食
  
  物,一言不发,我急了:“妈妈你把衣服穿上吧,爷爷看到你这样就麻烦了。”
  
  “有什幺关係,正好让他看看他宝贝孙子干的好事情,”妈妈冷冷地说道。
  
  我见妈妈不肯合作,只好又使出那招:“贱狗,爬起来,去穿好衣服,如果
  
  让爷爷发现你的秘密,我就要惩罚你。“
  
  妈妈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是,主人。”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我解开她
  
  的手铐脚镣,把她领进原来她住的房间。我打开妈妈的内衣橱(妈妈以前从不让
  
  我碰她的衣橱),乖乖,里面各式各样的内裤,乳罩,有保守的有暴露的,我从
  
  里面挑出一条黑色的丁字裤和一条红色的乳罩,命令妈妈穿上,然后再挑出一条
  
  白色迷你裙和白色上衣。
  
  妈妈穿戴好后按照我的命令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着爷爷的到来。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